当前位置:

【《我和共和国同龄》优秀征文选登】:“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”

日期:2019-08-30 17:07

  ■付德琼 向晓红

  我叫付德琼,出生于1949年农历九月初六。与祖辈、父辈居无定所、颠沛流离、动荡不安的生活相比,我从记事时起,就过上了安稳的日子。我出生在洋坪,三岁时搬回到县城。小学六年,我们经历了大办钢铁等运动,但我还小,对各种运动懵懵懂懂。初中三年,正好是国家狠抓智育的三年。我扎扎实实学习了三年,为以后打下了基础。

  1974年春天,我被生产队安排去参加修建晓坪水库,主要任务是在关口垭打隧洞。那时搞水利工程建设,条件非常差,全靠拼人力。打隧洞要先用钢钎打炮眼,再放炮,再除渣,一点一点向前推进。早春二月,寒风刺骨,到处都上了牛皮凌。我独自一人推着装满渣土的鸡公车,穿梭在冰天雪地的山野,穿梭在寂静的黑夜,不叫苦,不喊累。我出色的表现得到一致好评,我被评为晓坪水库工程指挥部劳动模范,还在广播里发言。我也光荣地加入了共青团组织。

  同年8月30日晚上,我接到生产队长通知,让我去城关小学教书,我激动万分,彻夜难眠。走上讲台第一年,我代四年级三个班数学,每班50多名学生。在老教师帮助下,我摸索出了组织和教育学生的方法,与他们摸爬滚打在一起,上课讲知识,下课交朋友,放学去家访,得到家长的理解和孩子们的喜欢。

  工作中,我经常关心、资助有困难的学生,帮他们解决学习、生活中的具体问题。我慢慢地走近学生,学生由上课闹堂到安分守己,由不完成作业到主动学习,学风、班风发生了很大变化。学生宋爱林,特别调皮,父母拿他没办法。我一是亲近他,关心帮助他;二是每天与家长联系,严格要求他。慢慢的,他成绩上升了,改掉许多坏习惯。多年以后,他长大成人,不知从哪里弄到我的电话,主动联系我,给我送来一块匾,上书“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。”

  从教三十年,弟子三千人。我教过的学生,有的成为家乡的杰出人才,有的成为致富能手,有的走到祖国的四面八方,甚至走出国门。

  我的爱人代友三,也是共和国的同龄人,在粮食系统工作了一辈子,也多次被评为省、市、县优秀共产党员、劳动模范、系统先进工作者等。我的两个儿子,生在了好时代。大儿子付云峰是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博士毕业,就职于上海澎立生物医药技术公司;小儿子代翔宇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材料力学博士毕业,就职于法国在美国开的一家石油机械公司,任工程师。

  我们这代人,赶上了好时代!不管是国家,还是我们个人,成长和发展都要靠奋斗,靠脚踏实地一步步地走。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,我祝愿祖国越来越强大!

(市社保局供稿)